【番外-天凌篇】竹簡

 

還在奄國的時候,有一回他和哥哥在城裡偶遇一名外地人,因盤纏用盡而不得不暫時落腳此地,在市集販賣所攜之物以籌錢回鄉。

和自己獨愛劍術不同的是,哥哥除了習劍,亦喜研習詩文,那人販賣的物品之中有一卷書簡引起哥哥的好奇,他是看了一圈販賣物後覺得平凡無奇,想偕哥哥離開時才發現,哥哥捧著展開的竹簡出神,嘴裡喃唸著什麼。

是什麼內容這般吸引哥哥的注意?他好奇地探頭想看,哥哥卻一把合起竹簡,故作無事。他覺得哥哥心裡有鬼,決定另尋機會再來打聽這竹簡的來歷,可後來諸事纏身,也就淡忘了此事。偶爾經過市集,想起哥哥好似很是中意那竹簡,曾有過買下贈予的念頭,但這畢竟只是一樁小事,和他當時身上的事情一比便顯得微不足道,總是念頭一過便擱下了。

再後來飽經變故之後又回到奄國,心境上已大不相同,經過市集見那外地人仍在,那副書簡還沒售出,不由得駐足傷感──曾經認為無關緊要,卻在無可彌補之後,才遺憾錯失時機。

他心情複雜地展開竹間,入眼是篇名「有女同車」四個大字,往下一讀,詩中「舜華」兩字令他微微一頓。那外地人在一旁解釋道,這《有女同車》內文稱讚女子的容貌和品德,是周人男子迎娶女子時吟唱的詩歌。

剎那間,諸多曾經不解的片段都教他串連起來,恍然大悟。

原來啊。

上次那位公子怎麼沒來?他好像極是喜愛這竹簡呢,外地人說道。

他是我兄長,他……不在這兒了,他答。

是嗎?那麼您也可以買下送他呀。外地人笑著,只是建議的語氣,沒有商販一貫的急欲推銷。

他想了片刻,最後還是搖頭。

能送的人,不管是哥哥還是哥哥心裡的她,都不在了。

他放下竹簡,朝外地人淡淡一笑,離開了市集。

周人的玩意兒在商人地盤果然賣不出去啊,外地人輕嘆口氣,但也不真是十分在意。回鄉的盤纏早就夠了,外地人收拾了竹簡和其他未售出之物,負起行囊。

也罷,就留著送給未來的媳婦兒吧。他哼起《有女同車》的曲調,施施離去。

 

 

 

(有女舜華,全文完)

arrow
arrow

    羿子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