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裂痕

 

小蒼蠅掩面死死地橫倒在車舖裡,車顛得有些厲害,她倒是希望此時輪子最好輾上石頭,來個強力顛簸,把她磕暈了都省得清醒時煩惱。

 

她擔心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臭蒼蠅,妳說怎麼辦才好?」小石頭挨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一面疑神疑鬼地往駕車的三十三偷覷。

 

「我怎麼知道啊……」她無力的呻吟悶悶地從指縫間流出:「小鬼頭快把我打暈了吧,我不想面對……」

 

「再不做點什麼,我都要被這氣氛搞瘋了!」小石頭硬是將她拉起來,「快叫曉蝶姐姐回來咱們這車!」

 

小蒼蠅愁眉苦臉:「你傻的啊,若叫得動還用得著煩惱嗎?況且有什麼理由叫小姐別過去,你倒是說給我參考呀!」

 

自她被賴在她懷裡睡得香沉的小石頭嚇醒的那天起,公孫嬋已接連數日與鳳棲木同車而行了──雖然並非全天同車,而是兩頭往來,暫停行車略事歇息時便會轉移陣地,夜裡也仍是與他們同寢一處,但這舉止已夠教她和小石頭目瞪口呆了:小姐和鳳棲木什麼時候走得那麼近了?

 

「鳳先生一人駕車多無聊,也該陪他說說話嘛。」公孫嬋回答,神情略不自在。

 

讓小蒼蠅訝異的是,三十三竟然沒有說什麼,就眼睜睜讓她去了。

 

「喂,你怎麼回事,不怕小姐被搶走嗎?」

 

然後她不想回憶起三十三當時的眼神,那讓她做足了三天惡夢。

 

他們和鳳棲木同行同宿了兩個多月,雖然他人溫雅可靠,與之交談總能獲益良多,只是他本就不是個熱情的人,和他相處就像浸著一盆將要涼掉的溫水,不至於冷上身,卻也暖不了心脾。

 

他性情如何倒不要緊,她原本擔心的是鳳棲木會否尋機會向小姐獻殷勤以討歡心,所幸這一路上秋毫無犯,他對眾人若即若離,疏淡有禮得一視同仁,令她稍微放了心,怎知才鬆懈不久,小姐和鳳棲木的關係竟在眾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突飛猛進到這般地步。

 

風送來了前頭馬車愉悅的談笑聲,小蒼蠅跟小石頭心中一凜,不約而同地慢慢向三十三看去,他並無任何異狀,但那平靜到散發出無形壓力的背影令車裡的兩人身子不自覺抖了幾抖。她覺得自己快死於這股壓抑至極的氣氛之下了!

 

兩人坐困愁城,小石頭又提議:「要不曉蝶姐姐過去時,咱們兩個也一起過去如何?」

 

「意思太明顯了吧?」哪來的餿主意,這不擺明他們是過去監視的嗎?

 

小石頭理直氣壯:「明顯又如何,這才能讓那個鳳先生有所忌憚啊!」

 

小蒼蠅煩鬱地拍了拍腦袋,小石頭好心道:「妳小力點,別拍得更笨了。」

 

她白了他一眼,作勢要打他,但也沒真的往他身上招呼,道:「要插暗眼,也不能兩個人都過去,這邊只剩三十三一個,你忍心換他孤單嗎?」

 

小石頭顯然沒想到這一層,小蒼蠅又道:「我過去,你留在這兒陪他。」

 

「我不不不不不!」小石頭頭搖得像波浪鼓,一臉驚恐:「三十三哥哥現在好可怕,我不敢單獨跟他在一處!」

 

「你跟他裝糊塗不就成了,他又不會吃了你!」

 

小石頭抵死不從:「那妳留下來,我過去當暗眼!」

 

「我、我才不要!」小蒼蠅亦是一臉怕死。

 

兩人爭不出個結果,三十三只是木然,握韁的手因前頭間或傳來的聲音而捏得更緊。

 

太陽西落,又是一日過去,這一夜仍是休於郊野。公孫嬋從鳳棲木駕坐處跳了下來,高興地小跑至另一車,臉上滿是笑:「鳳先生說明日就能進入城鎮,接下來幾天小村小鎮不少,應是不會再有露宿野外的機會,離金陵也愈來愈近了。」

 

三十三撐起笑臉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動手升篝火。這幾日他話又更少,但眼神仍是隨著公孫嬋轉來轉去,見她仍習慣性坐在自己身旁小心地烤火,心中略覺安慰。

 

圍火的時候,小蒼蠅和小石頭故意分坐鳳棲木兩邊來隔開麻煩,三十三看在眼裡,鳳棲木微笑不語,都明白這一大一小是何用意,只有公孫嬋沒看出其中詭計。

 

「鳳先生,您道行高深,會那麼多術法,定是修行很久了吧?」小蒼蠅刻意問道。

 

他微笑:「是啊,久到不知幾度物換星移,只記得曾經發生何事,不記得何時發生;只記得滄海桑田,不記得歲歲年年了。」

 

小蒼蠅心想,要能不記得這許多,若非不問世事潛心靜修,就是腦子不好容易忘事,怎麼想他都是前者,便道:「鳳先生太專心在修行之上了,心無旁騖,才會記大忘小。不知修道至今幾年了呢?」

 

鳳棲木想了一想,搖頭苦笑:「時光一眨即逝,初時還殷殷切切掐指數計,後來時間已無意義,那些零頭年月倒不記得了。」

 

小蒼蠅就笑:「那得多長歲月才會不拿零頭來算時間,我看鳳先生不過二十五吧,五歲修行都嫌太小呢。」

 

他清眸一深,笑容輕淺:「修行之途漸上軌道之後,容顏的老逝便較常人緩慢。表象欺人,小蒼蠅姑娘見我外貌如此,要是得知我真實年紀說不定要大吃一驚呢。」

 

「呃,鳳先生該不會其實已經七老八十了吧?」

 

鳳棲木笑不言辯,小蒼蠅卻是真的懷疑起他的年紀,說古稀可能太過誇大,駐顏有術成這樣天下女人都要去修道了,要說他過了不惑之年還維持這般青年樣貌,她倒是能夠相信。

 

突然臉上像被蚊子咬了一口,卻是小石頭揀了個石塊碎角扔她臉上,將她從自己的思緒裡拉回過神來,原來她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鳳棲木的臉猛瞧,想瞧出一丁半點歲月留下的蛛絲馬跡,自己都沒發覺。

 

她尷尬地嘿嘿乾笑,掩飾地咳了幾聲,眼珠子一轉,故意問道:「鳳先生,修道之人要清心寡欲,對色字特別是要看輕看淡,更不能嫁娶的是嗎?」

 

鳳棲木頷首:「不錯,道術之門首先要能做到的,便是拋下紅塵情愛,清心靜修。」

 

小蒼蠅和小石頭互視一眼,呵呵笑了起來,富含深意的目光在鳳棲木、三十三和公孫嬋之間溜來轉去。她這一番話都是為了點醒那糾葛在感情之中的三個人,不可不謂用心良苦啊。

 

「不過小蒼蠅姑娘怕是有些誤解了,」鳳棲木笑著:「鳳某修的並非飛升之道,那些摒棄情感、拋捨欲念的條規,於我卻不是非遵守不可。」

 

「什、什麼?」小蒼蠅被唾液嗆住,劇咳幾聲才說得出話:「鳳先生說的是真的嗎?意思是如果您想,也是可以娶妻的?」

 

他深笑點頭。小蒼蠅和小石頭面面相覷,同時極為緩慢地看向三十三那張陰沉的面龐,只感覺重重烏雲罩頂,隨時都要轟下驚天雷火。

 

還在愁雲慘霧中,卻聽鳳棲木又淡淡開口:「不過不論踏於何種修行之路上,荏苒時光間所見愈多,所悟愈多,也就愈漸心靜,愈漸恬淡,愈漸明白自己一生所求為何。情愛一事,鳳某早就不縈於懷,諸位大可放心。」言畢直接朝三十三一扯唇角。

 

小蒼蠅突然有種遭人耍弄之感,心中不禁對鳳棲木升起敬遠之心,想著往後共處的時日內一定要謹言慎行,千萬不可招惹到他,免得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公孫嬋卻聽不出適才這一番你來我往的背後含意,對鳳棲木所言之事也未有掛懷,只是睜著一雙大眼好奇問道:「那鳳先生怎麼會踏上修行之路的呢?」

 

鳳棲木不曾被問過此事,不禁微微一怔,搖頭道:「心之所向,並無甚特別理由。」

 

「我看咱們凝月城的道觀或寺廟裡的小道童小沙彌們少有自願進修的,多半是家貧養不起才送了去,或是家中許了願、暫修還願的,都是有各自的原因才擇了這條寡淡的路走,鳳先生若是心之所向,也該有個什麼契機才是,能不能說來聽聽呢?」公孫嬋殷切地道。

 

鳳棲木略微沉吟,見她企盼地望著自己,閉目想了一想,才勉強道:「在我年紀尚幼之時曾偶遇一位修行奇人,那時我不識得什麼朋友,為了與之相交才踏上此途;後來再次遇見此人,得他指點修行訣竅,因而結下情誼。數年前我遇上一劫難,那個劫數險些令我喪命,只是憑著體質強健才勉力撐持;也是這位朋友,他助我潛心修行,言道如此能可延長我性命……這便是我修行的契機。」

 

雖然十分簡短,但輪廓清晰,公孫嬋也未想要問清細節,點頭道:「說來這人不只是鳳先生的朋友,也是貴人呢!那麼,也是鳳先生那位貴人朋友說您此生尚有一個劫數,須得尋一位與您前世有所因緣之人,助那人渡過今世一個劫難,便能以這個福報消弭劫數……所以您才會找上我,是嗎?」

 

鳳棲木斂眉道:「正是。」

 

三十三定定地瞅著他,低下頭將黯淡的火撥得更旺,火光在鳳棲木清逸的五官上深淺明暗,照不進他低斂的清澄眼眸。公孫嬋問道:「鳳先生的那個劫數,快要到了嗎?」

 

鳳棲木點頭:「便在這幾個月了。」

 

公孫嬋啊一聲,感到憂心:「這樣可趕得上?」尚得數日才能抵達金陵,到了還得尋找失魄以進行引魂之儀,也不知費不費時日,趕不趕得及在他劫數之日以前完成。

 

鳳棲木知她擔心為何,心中一暖,柔和地看著她微笑道:「公孫小姐不用擔心,一切都在鳳某掌握之中。」

 

公孫嬋知他神通廣大,既然信心滿滿,那就一定不成問題,便放心地回以一笑。三十三在一旁不插一句話,額髮之下的黑眸卻滿是沉思。

arrow
arrow

    羿子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