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什麼是採花大盜?」

聞人羽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才七歲大,當時秦煬正在練槍,險些將槍給甩了出去。

「……妳哪裡聽來的?」

「聽蘇瓊姊姊說的,可她不告訴我是什麼意思,我只好來問師兄了。」小聞人羽眨巴著水潤大眼,粉嫩小臉上充滿著好學的認真。

秦煬大了聞人羽八歲有餘,雖只能算是個少年,但個性持重內斂,顯得有些少年老成,不懂的事情不會自揭其短,是以在小聞人羽心中,師兄是除了師父以外,什麼都懂的第二人。

偏偏這個問題秦煬似懂非懂。

採花大盜這字彙是一些天罡出谷辦事從外頭帶回來的,他曾偶然聽聞,但因為不相關自己的訓練和任務,入耳雖是有些疑惑,試著聯想各種可能的意思,想著要問問師父尋求解答,後來就給忘得一乾二淨,直到這會兒小聞人羽提起。

秦煬沒有直接告訴聞人羽「不知道」三字,而是迂迴地說:「我晚些再告訴妳。」

一整日的訓練在黃昏時刻收操,秦煬回到起居屋舍,確定四下無人,劈頭就問程廷鈞:「師父,什麼是採花大盜?」

程廷鈞聞言嗆得嘴裡的酒水盡數噴了出來,灑得秦煬一頭一臉,他咳了好幾下,笑聲若洪鐘:「想不到小秦子也會問這種問題,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煬趕緊讓他小聲點,程廷鈞不可遏止地又笑了好一會兒,摸著頷下鬍子故作神祕:「這採花大盜嘛……就是專門採花騙姑娘的壞人哪!」講完掌不住又笑了起來。

「真的?」秦煬不由得狐疑。師父一臉壞心,平時捉弄他和聞人羽時就是這種欠揍表情。

「當然是真的,師父什麼時候騙過你了?」是沒騙過,開開玩笑捉弄捉弄耍耍他們而已。

秦煬有點信了,如實將這答案告訴了聞人羽,自己也覺得長了知識。

採花大盜在天罡裡是個不常出現的冷僻字眼,再次聽聞已是兩年之後,司馬卓跟著一批年長天罡出谷見習任務,回來說起的。他坐在一旁聽司馬卓生動地描述他們在城中巧遇採花大盜犯事,如何追捕人犯、那大盜如何本領、最後如何成功捉拿等等,說得一群圍著司馬卓的年輕天罡驚呼連連,入迷不已。

秦煬默默聽著,先疑惑後暗驚,最後掌握到關鍵字眼時虎軀一震,臉上乍青乍白。

可惡的師父,竟唬弄了他兩年,兩年!

所幸他不曾賣弄腦中見識,這兩年亦不曾有人再向他問起採花大盜的意思,他才沒丟臉丟到冠月木頂去。悶著臉去質問師父,師父笑得前俯後仰只差沒翻滾在地。

「哎唷喂,老子還是第一次看你這麼可愛,這事兒老子一定要牢牢記在心裡喲,哈哈哈哈哈!」然後幾壺酒將秦煬灌醉當作賠禮,害他隔天清晨鬧宿醉起不來,錯過晨練被將軍責罰了一頓。

從此「採花大盜」四字成了他的禁忌,很多年以後在無厭伽藍聽與師妹同行的那毛頭小子一聲喊,瞬間觸動了他內心深處的久遠陰影,幸虧這近十年來他越發懂得克制情緒,才只升起小小不快而已。

天意從來高難問,人間世事自難料。

有師父這個前車之鑑,本以為打定一輩子光棍的秦煬,竟然遇見了令他心動不能自已的女子。百草谷內雖然不是沒有女人,但他與她們除卻公務以外極少接觸,男性同僚又個個都是喜歡打赤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大老粗,他對討女人歡心這檔事毫無慧根,又赧於啟齒求問,自己揣想著女人多半都喜歡些花花草草,就連極少流露出女兒嬌態的師妹聞人羽在看見美麗的花朵時,也會欣喜地說一句「這花真是好看」,百草谷什麼沒有,花草樹木簡直是特產,於是他精心收集了一把覺得看起來其實都差不多的野花相贈,聊表他身為一個男人的浪漫──

然後換來了臉上火辣辣的五爪紅印。

「你這個採花騙女人的採花大盜!」

萬萬料想不到,這世間除了他和師妹,竟還有人對採花大盜一詞的誤解如此之深遠。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緣份吧。

他和他的,斬風姑娘。

 

 

2014/6/24 初稿)

arrow
arrow

    羿子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